可当我放下超载的负何

  十年前,我的生活发生一场大变故,父母离婚了,因为父亲和别的女人发生了情感纠葛。 他们的离异,使我的感情指针发生摇摆。我的父母很有才华,我一直为有这样的父母而骄傲。现在,这个骄傲突然破碎了,原因是父亲对母亲!

  她们是母亲,而她们,是母亲的母亲。母亲们爱的,都是自己的孩子。她能理解她全部的痴,当孩子受到伤害,当心疼得不能放下,当确确实实血脉相连,但:你爱你的孩子,你不能伤害我的孩子。

  车窗外的夜,是漆黑的。偶尔,路灯闪烁的地方,可以看见树上残留的几片叶子,在风雨中摇曳着,是在眷恋这个季节的末梢吗?雨丝吻在叶上,却淋湿了树的心,沿着身子,滴滴入泥。

  当你途径我的衰败,孑然一身的我,已经变得一无所有。可当我放下超载的负何,心留一片空白,一步一滴泪,一步一脚印,走过你走过的路,感受你的喜悦与失落,寻找旅行的意义,原来在回忆你的时候,我是那么地富有。

分享